“531新政”后,业界一度热议,国家能源局可能将筹划出台光伏发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

不过,8月30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就“山东省发改委提出的山东东营市河口区光伏发电市场化交易项目无需国家光伏发电补贴的请示”发布了一份题为《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关于无需国家补贴光伏发电项目建设有关事项的函》,其中,国家能源局综合司表示:山东省发改委的请示事项“具有一般性”,“对此类不需国家补贴的项目,各地可按照国家有关可再生能源政策,结合电力市场化改革,在落实土地和电网接纳条件的前提下自行组织实施,并将项目情况及时抄送我局。”

此后的9月13日,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关于加快推进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有关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通知再度明确,接入公共电网在本省级电网区域内消纳的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如无需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补贴,由各省级能源主管部门协调落实有关支持政策后自主组织建设。

先后两份文件的表述,令业界对管理层究竟是否会实施“有关光伏发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的方案”产生了怀疑,甚至放弃了期待。

但与此同时,在上述山东省发改委提报了无需国家补贴光伏发电项目——山东东营市河口区光伏发电市场化交易项目的基础上,9月28日,鄂尔多斯市发改委又公布了另一光伏平价上网示范项目——中节能鄂托克旗200MWp项目获得鄂旗发改局备案的消息。

平价上网项目暂不具备复制条件

尽管记者从公开渠道了解,自“531新政”后,见诸报端的无补贴光伏发电项目除上述山东东营市河口区光伏发电市场化交易项目、中节能鄂托克旗200MWp项目外,还有今年7月份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经济开发区启动建设的10MWp工商业分布式项目。但在业界看来,这些项目的成立,似乎都具有特殊性,并不完全具备大范围复制的条件。

例如,江苏省常州市金坛经济开发区10MWp工商业分布式项目由永臻科技与天合光能合作投建。官方预计,该项目日发电量4万千瓦时,在不依靠补贴前提下,约五年可收回成本。

此外,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12月3日奠基,2018年1月试生产的永臻科技(常州)有限公司本身就是一家从事光伏产品生产的企业,目前拥有10GW太阳能边框生产能力,且与天合光能具有战略合作关系。或许也正因为此,该工厂房屋结构完全按照太阳能载荷要求设计、建造,屋顶面积达11万多平方米,正好可装机10MW光伏电站,并可全额消纳10MW光伏电站的发电量。

“就现阶段来看,这种利用工商业屋安装光伏发电系统,并且工商业自身就可以全额消纳电力的自发自用模式,可能是去补贴后,唯一算得过来账的模式。”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我们测算过,比如全国工商业电价峰谷平加权平均值为0.86元/千瓦时,地方政府给打个折,也要0.75元/千瓦时(正好相当于目前三类地区光伏标杆上网电价),这样,对应光伏发电约0.6元/千瓦时的度电成本,还有利润空间。”

虽然这种项目算得过来账,但其在大范围复制上,还是面临若干先决条件的,比如,工商业要有足够的电力需求,要了解并有意愿采纳光伏发电,厂